【展演剧目】《美丽人生》

发布:2017-04-21 09:58:45

\

\

演出时间:5月23日19:30

演出地点:南京保利大剧院

演出单位:武汉京剧院

剧情简介:

根据著名作家方方小说《万箭穿心》改编。主要讲述美丽漂亮泼辣,没什么文化的李美丽嫁给了大学毕业的马学武,憧憬着自己今后的美丽人生,可是她并没有意识到,她的粗心彪悍、小市民式的自我意识让自己在十年的婚姻生活里尝尽苦头。他们的婚姻以妻子举报丈夫嫖娼,丈夫羞愧投江自杀结束。李美丽美丽人生化为泡影,漫漫长夜中,陷入自责,进而深深反省自己酿成的后果。当清晨的一缕阳光照进心房的时候,她决定挑起生活的担子,扛起自己的罪任,在人生路上救赎自我。终于,十年后,儿子研究生毕业,即将拥有一份辉煌的人生。当李美丽内心获得极大安慰的时候,生活又给她致命的一击。李美丽最终用生活的磨砺带给她的无私、坚韧成就了一个美丽人生!

主要演员简介:

主演:关栋天

\

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,武汉京剧院艺术总监。原籍杭州,生于武汉。师从其父京剧名家关正明,其演唱风格受父亲影响较深,又从余(叔岩)派、杨(宝森)派等前辈艺术家的声腔中汲取了营养,音色宽亮醇厚,行腔飘逸流畅,吐字清晰,演唱激情饱满,酣畅淋漓,极富艺术感染力,被誉为京剧界的“男高音”。

代表作品及荣获奖项:主演京剧《潘月樵传奇》获全国京剧新剧目汇演“优秀京剧新剧目奖”及“优秀表演奖”。凭借《贞观盛事》荣获上海戏剧“白玉兰”主演奖、第六届中国艺术节优秀表演奖、第三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优秀表演奖、第九届中国戏剧节优秀表演奖;主演《廉吏于成龙》获得第四届中国京剧节优秀表演奖、第十二届文华表演奖;主演《生活秀》获第五届中国京剧艺术节现代戏“一等奖”;主演《水上灯》获第六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一等奖、首届“楚天文化大奖”、湖北省第八届精神文明建设“五个一工程”等。

总策划、主演:刘子微

\

武汉京剧院院长,国家一级演员,全国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、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、中国戏曲学院研究生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、湖北省劳动模范、湖北省三八红旗手、湖北省突出贡献专家、武汉市政协委员,武汉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、武汉市十大新闻人物、武汉城市精神形象代言人、武汉精神优秀践行者。

工青衣花衫,师承京剧名家杨菊萍、沈福存、李维康、孙毓敏、刘秀荣、蔡英莲、朱绮婉、张敏智等。艺术风格独特,扮相俏美、嗓音园润,娇媚动人。

因其卓越的艺术成就,2015年、2016年斩获由美国林肯中心、美华艺术协会联合颁出的“亚洲最杰出艺人金奖”“亚洲”。曾两度荣膺中国戏剧表演艺术最高奖——梅花奖(中国戏剧梅花奖“二度梅”得主),及文化部“文华表演奖”、“文华大奖特别奖”,中国艺术节“表演奖”、“观众最喜爱演员奖”,中国京剧艺术节连续两届获得“一等奖”,上海戏剧“白玉兰主角奖”,湖北戏剧“牡丹花奖”、楚天文华表演奖、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、屈原人才奖、江花大奖等奖项。代表作品有京剧《射雕英雄传》、《三寸金莲》、《贵妇还乡》、《生活秀》、《水上灯》、《美丽人生》等多部作品。

剧目亮点及重要剧评:

黄在敏

《美丽人生》是“汉口女人三部曲”收官之作,三部曲综合在一起比较立体化多层面的展现了武汉女人的人物性格,如果说第一部戏更多是生活的自立,第二部戏更多是女人的尊严,第三部戏就像精神的高度升华了。我特别欣赏编剧的一句话,最后她不仅自我救赎,而且说不要把我欠的债留给下一代,这个精神的高度不仅仅是自我救赎这一点所能概括的,这不仅仅有人性的高度,而且有民族性,不是说自我救赎和还债可以体现的,第三个女性形象有精神高度的升华,这可能是这个戏最值得点化的黄金点。从这三部戏来看,汉派京剧、汉派文化,三部戏在演出样式上出新的步子是循序渐进的,越来越大,特别是到了第三部,《美丽人生》的时候,她在演出样式就有更加贴切接近汉派文化的递进,不要把三部曲完全平行对待,实际上三部曲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向前发展,这个发展不仅是一个汉派每人的性格更加饱满,在京剧演出样式上也是一个提升的过程。

李春喜

女人三部曲的收官不意味着武汉京剧或者汉派京剧的完成,这还是一个很远的过程,我们在理论层面对于汉派京剧的研判思考,我们在创作层面作为汉派京剧绝不能只在武汉三镇完成,它应当在全国京剧舞台上在相互比较、相互交流、相互切磋、对比当中完成,仅仅是旦角很难撑起一个汉派京剧的角色,也需要也其他行当的戏,能够和子微的戏一起,有一定的体量和剧目,我们才可以坦然地说汉派京剧已经可以立于中国戏剧的舞台上,我对此抱着有关期待。

翁思再

剧目要有体量,行当结构要完整,不仅是旦角戏,什么是派?所谓派就是流传,只有一个风格不行,在全国艺术格局上有一个独特的风格只能叫风格,不是派,派是需要流传,形成众星拱月的现象,你就是汉派,否则你还只能叫汉风格。一是包容性,二是外疆性,三是通古性,四是接地气。

安志强

我感到这个戏整个戏的叙述方式确实在发生着变化,我们这个戏是说近些年我们叙述方式在发生变化,叙述方式是一种形式,这个形式是我们的创新的必然,但是创新的必然有时候为形式而形式,形式大于内容,真正把形式和演员塑造角色的情感需要剧情发展阶段结合起来,我觉得这个戏是一个完美的结合,这个戏我要说的还有很多很多,从剧本、表演到唱腔等等还很重要,仅仅说这么一个题目。

徐培成

首先,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。这三个题材都是选出武汉这个地方,而且都是选出最基层的人。首先是一帮青年人,自己创业的,这三处我都看了,《水上灯》写最基层劳动人民,我感觉刘子微的家乡情怀,服务家乡、宣传家乡,也就是服务武汉、宣传武汉、扎根武汉的思想,责任心和社会责任感很强烈。这个戏的选材很好,它是在深度开掘人性真善美的基础上鞭笞假恶丑,特别是写中国基层劳动人民自我教育、自我觉醒的过程,是一个触及灵魂,而且深度触及灵魂、拷问良心,深度开掘人性的这么一出好戏,说是《美丽人生》,在一定程度上劳动改变人生,昨天是五一劳动节,强调劳动改变人生这也很重要,它的转变从劳动改变,美丽人生美丽在什么地方,美丽在于劳动改变她的人生,这是她的第一个大胆超越、大胆挑战自我的社会责任感,选材选得好。

姜志涛

我昨天晚上看戏,跟刚才各位专家老师感受一样,很激动,尤其感受最强的两点新鲜感和陌生感,新鲜感来自于,一是舞台形式,二是剧中主人翁城市底层小市民的形象,三是编导叙述方法,当然叙述方法跟舞台是有联系的,但是绝对是融入了新鲜感,今天的舞台怎么是这样的,这个新鲜感很有意思,我不排斥,从样式上也没有排斥,这种探索特别是要面对今后没有像龚老师这么懂京剧的,在看过四大名旦没有几个了,面对的都是今后这样的,这样的观众怎么办,你不争取,或者你向他倾斜,或者你向他倾斜,反正京剧要发展就得想办法往前走,以这种敢为天下先这种精神确实要鼓励,而且自己选材,这个戏又是自己选定,根据自身条件、根据自己性格特征选择这个戏,我觉得非常好,所以我是由衷的肯定你们这个做法,包括昨天这个戏,这个戏这种新鲜感,原来小说我几年前看过,有些情节基本忘记了,但是这一看都回忆起来,这个叙述方法确实是快捷,也有一点仓促,细节展示不够,骨头多了,肉少了,包括这个戏的深度、人物的深度和复杂性,这个戏观众之所以坐得住,就是能随时触摸感受到李美丽这样的人物在你身边,而且她的酸甜苦辣,确实能够吸引你、能够抓住你。

刘锦云

天才不是制造的,天才都是天生之才,都是天生的,但是天才确实有待于去发现。所以这个现象一产生在于我们武汉市文艺界的天时、地利和人和,我觉得我们先给局长鼓掌,你不给她提供平台也不行,因为创作《水上灯》是局长亲自到北京谈这个剧本,《水上灯》完了之后,就产生了这个戏,刘子微是一个另类,在京剧比较相对保守的行当里面,她不吃祖师爷的饭,她创新走自己的路子,她吃得太多,她会吃,昨天那个戏,你能归到它是哪一派,它是哪一个流派,但是在细微,在道白的时候,如果是外行也能听出荀派的味道来,现在派是到处存在,一说哪个派又出哪一个新秀,它再怎么新秀,他也成不了程砚秋,程砚秋已经过时了。这是子微和子微所以成为子微现象的由来。

王蕴明

从古典到现代到过渡状态,所以戏剧要从古典性转变为前进和发展,我觉得这三种样式,有一个古典性、一个现代性,一个是过渡性,我觉得这三种样式在今天的戏剧是存在的,但是现在性的基础还不成熟,大都处于过程的状态,我说好多作品尽在概念上迈进,哪出戏是最简单的,有些剧目已经在现代性的过渡当中,这种现代戏有一定的定义,按照戏剧的美学规定,从我们当代的戏剧营养,中国的可以拿,外国的也可以拿,引入新的东西,确实有中国戏剧的某些特点和规律,在传统戏剧的过程当中创作一部现代性的戏已经迈出了一大步,在现代性的过程当中,这个样式和这个框架都是非常有代表,在这个戏里面有没有话剧、有没有歌剧的、有没有粤剧的,这里面很多养分拿到在这里面,但是这个还是京剧,包括到今天为止,哪些是现代戏,对艺术的打磨和完善继续往下发展,刚才有一位专家的意见我非常赞成,只要是这个剧就把它符号化了,这种是非常好的现代手法,但是就要这样对里面人物的刻划还应该再加强,它心里的变化、发展的变化的升华做得不够,她的善与恶也还做得不够。

龚和德

这个戏很有味道,这是一个近代题材,第一部和第三部是当代题材,这个是非常成功的,你的哲学思维要归集到刚刚提到的一个口号叫汉派京剧,这个要论证的而且也是可以探索的,现在可以宣传,但是后面的路很长,你表现的艺术形象来讲,地域风情、地域文化特点很强,地域文化从当代小说家那里,跟这个形状文化依托,寻找现代文化依托,也寻找地域文化依托,这是一种非常聪明的。从艺术表现来看你追求的是什么东西,你是追求杨菊萍老师过来的那种创新精神和你妈妈过来的汉剧基因,一个是你妈妈的基因,一个是杨菊萍老师的基因,在你身上交融还包括你喜欢的黄派,这个风格很接近的地方,在这个地方你要打造属于刘子微的特色,这个就是汉调和京剧的关系,汉调和京剧是有血缘关系,京剧是在汉调的基础上成为了剧种,徽汉还不是主体,吸收了汉调才能成为京剧,所以它跟京剧是亲人关系,京剧再回过头来吃汉调的营养,从声腔上有自己的特色,而你们这种大胆的探索精神,从杨菊萍老师的父辈的海派精神,它说的封神榜里面的妲己照片比现代还要现代,比现在还要时尚,你做出来的这些东西非常有意思,所以我觉得刘子微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人物,现在是你有自己做出来的地盘,有自己的一系列作品,有相当强大的艺术声势,有明确风格追求的京剧名家,在京剧界你是一方诸侯。

剧院简介

武汉京剧院创建于1950年,前身为中南京剧工作团、武汉市京剧团,是新中国最早成立的国家剧团之一。2004年更名为武汉京剧院,2012年整体改制更名为武汉京剧院有限责任公司。首任团长为京剧表演艺术家周信芳先生,现任院长为国家一级演员、中国戏剧梅花奖“二度梅”得主(第22届、第26届)刘子微。

武汉京剧院浸润着武汉独有的人文气息,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艺术风格,筑成了一道靓丽的文化风景。剧院有着辉煌的历史,高百岁、陈鹤峰、高盛麟、郭玉琨、杨菊苹、高维廉、关正明、贺玉钦、李蔷华、陈瑶华等著名艺术家通力合作,为剧院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在院团改革的关键时期,现任院长刘子微带领全院敢为人先,大胆探索出一条独具武汉地域特色的京剧艺术发展之路,先后创作了京剧《三寸金莲》《贵妇还乡》和“汉口女人三部曲”(《生活秀》《水上灯》《美丽人生》等优秀剧目,广获殊荣,在全国产生了巨大影响,撑起了京剧改革的大旗。剧院不仅享誉国内,而且屡赴美国、瑞士、丹麦、日本、韩国、台湾、澳门等国家及地区交流演出,蜚声海外。

重振名院雄风,实现跨越发展!剧院将以“精品兴院,活跃市场”为己任,携手各界同仁,为京剧艺术的发展再创新的辉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