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曲发声吐字方法

发布:2017-04-20 09:48:56

发声吐字方法(1):以气振声

传统的戏曲是前辈艺术家们精心创造和千锤百炼的综合性艺术。象河北梆子、评剧以及其它一些地方戏曲和京剧,在声腔上虽不属同系,尖团等的讲求不同,但大多是以唱、念、做、打四位一体的综合性的演出形式。唱、做、念、打,内行人把这四个字称为“四功”,其中把唱排在“四功”的首位,足见其对戏曲的重要性。因此前辈艺术家们对发声经过反复实践,积累了丰富的训练经验,由于剧种有别或行当的不同,而在表现手段上有所差异,在嗓音的运用上也存有区别。但在发声、吐字、行腔、气息的运用上,以及对轻、重、缓、急、抑、扬、顿、挫等方面的要求都是大同小异的。

戏曲的唱念都是属于声乐学,要求尽善尽美,悦耳动听。通过前辈的传授,个人体会其目的,主要是为感动人。要表现出剧中人的思想感情,不但要音色美,而且要字音准确,让听众字字入耳才能引入入胜。所谓“悦耳容易动人难”的道理就在于此。要想解决这个难题,必须寻求对嗓音的训练方法,就今天的探索而言,就气、声、字、音、情五个字予以阐述。连起来讲是:以气振声,以声立字,以字导音,以音传情,以情动人。下边将以上诸条以个人体会加以阐明。

发声吐字方法(2):以声立字

“四功”唱为首,“五法”口是头。无声则字无音,有声无法则字不立。谈到立字必须讲“口法”内行人叫作“嘴力”功夫。嘴含唇、齿、舌、牙、喉等器官(部位),这些器官把声带受振后发出的声改造成声音,以表达其内心喜怒哀乐悲恐惊等不同的复杂情绪。当然这需要一定训练过程的。然而这一过程都是在母育及小学期间就已经解决了的问题。可是要作为一个演唱人员来讲却是远远不够的,因为平常谈话相互传递信息。人数是有限的,而在演唱时的听众是无限的,那就必须施展“嘴力”的功夫。要声音嘹亮,咬字清脆,喷吐有力,才能让听众不至于听而不闻或闻之无味。前边已讲了声的问题,下边探讨一下咬字的方法。

谈咬字首先要提“五音”和“四呼”。“五音”是来自唇、齿、舌、牙、喉对发出声音改造的结果。几个部位有机的配合,交替发挥作用。喉音在深处,唇音在口外边,舌音居中位,齿音位靠前,牙音位在后,两腮须放宽。这五个音区位置舌的作用最为重要,唇次之。“四呼”是口形的齐、开、撮、合四个动作来调解“五音”的确度。“五音”是属于经,“四呼”则属于纬纵横交织,千变万化的字音便脱口而出。

由于我国文字的特点是每一个字都能通过高、低、升、降发出四个声音,古书上称为平、上、去、入,平又分为阴平和阳平。(反纽图谱)一书把这四种发声提出了十六个字,四句话的口诀:“平声哀而安,上声厉而举,去声清而远,入声直而促“。又因我国幅员广大,北方人难于发出入声,故有“南无平北无入”的说法,所以北方戏曲也难能唱出入声字音,前辈戏曲家们把阴平和阳平统称平,把上去入三个音划作仄,在演唱时要间互相用,才能铿锵有致,运用高低轻重缓急来表达七情六欲等不同的感情。《中原音韵》也有指导读好四声的《玉钥匙歌诀》一首,它与前边所引《反纽图谱》的说法是一致的。为了青少年易懂,把平上去入译为一、二、三、四声写在下边,以资参考:

一声平道莫高扬,二声高呼猛烈强。

三声分明哀远道,四声短促急收藏。

唱念按照这一规律可能达到字正而要达到腔圆,还需要一道工序。因为一个单字是声母和韵母两音拼出,如一个“烟”字须用“一安“才能拼出,因此“烟”的音首是“一”音尾则是“安”,由“一”过渡到“安”的归韵间隔过程是音腹。这是两个字拼一个字的方法,而有三个字拼一个字时侯,就稍微复杂一点了。如“火”字就须用“喝乌窝”三个字音才能拼出“火”字宋。遇到三个字就拼音的单字时如“火”字时它的音是不是就是第一个字身的“喝”字呢?不是的。需要先把前面两个字拼一下(这方法前辈叫反切)“喝乌”拼成“忽”用“忽”作为音首,“忽窝”拼成“火”。当我们演唱“火”字时,音首应是“忽”,音腹和音尾与前面相同。方法是咬准音首,舒展音腹为韵到音尾,无论字距的疏密或唱腔缓急,都必须按照程序完成,这样才能达到“字正腔圆”的目的,否则便囫囤吞枣难得其味了。

发声吐字方法(3):以字导音(十三辙)

所谓音者是指唱腔,用唱腔衬托的台词叫唱词。当演员沿着台词规律顺序脱口的同时,唱腔也在不间断的萦绕其中。明魏良辅《曲律》一书中说曲有三绝:字为一绝:腔为二绝;板为三绝。这就是说只管粗葫芦大嗓的叫喊,字音含混不清显然是不行的。既要唱词清晰还要唱腔悦耳,这本身是个矛盾。要使矛盾达到统一,须在繁多不同的文学中,找到它的共同点。我们前辈经过长期琢磨,在繁多的文字里,只有十三个音韵是它们的共同点,内行人称之为十三辙。现录如下:言前、人辰、中东、江阳、由求、么条、姑苏、梭波、乜斜、发花、怀来、一七、灰堆。

找准了十三辙的规律,还要进一步去掌握每道辙的发声及共鸣部位,经过训练使之运用自如而达到“字正腔圆”的效果。

1.言前:音在舌端口吐丸,胸腔共鸣口莫拦,收音归彝间。

2.人辰:发声鼻莫吞,舌抵上腭缓出音。

3.中东:鼻出声,腹息上提脚共鸣,扩张喉咙音唇中。

4.江阳:吸腹扩胸口半张,舌舔上腭,收音归鼻腔。

5.由求:声发喉,胸腔共鸣腹肌收,唇若吹气鼻同吼。

6.么条:声高豪,胸腔共鸣腹肌带,扩喉压舌闭嘴收音好。

7.姑苏:口如吹土声音出,胸腔共鸣鼻莫堵。

8.梭波:唇稍撮,牙齿微启舌后缩,鼻共鸣胸腔阔收音嘴莫合。

9.乜斜:唇微收,舌如叠,胸腔发声喉莫憋,鼻腔助鸣口防斜。

10.发花:启口同时张开牙,胸腔共鸣喉扩大,鼻音随同,嘴似喇叭。

11.怀来:口扯开,喉声鸣时勿阻胸音发出来,鼻声合,莫忘收尾口半开。

12.一七:唇齿微开,声音发于鼻,胸音上腭出,小腹收缩助气息。

13:灰堆:声发上腭鼻音随,胸共鸣嘴开微,送字出齿舌慢回。

这十三道辙中含北方人生活中的卷舌儿音字,叫作小辙口。如:小人辰儿,小言前儿,小由求儿等。由于小辙儿有风趣、俏皮、清脆,流利的特点,多为丑角和曲艺演唱所应用。

发声吐字方法(4):以音传情

“看了没趣的戏,不如下田去锄地”。“听唱没有字儿,如同吃菜没有味“。这些顺口溜都是对戏曲工作者的讽刺和提出的要求。好的唱词和唱腔都是塑造人物形象的重要手段,使其为突出剧情服务。一个演唱者如果不管剧情的发展,在舞台上孤芳自赏干巴巴地放声高歌,观众耐着性不走也是貌在神离。必须有轻俏悦耳,扬声则清脆嘹亮,抑音则优美动听,加之以珠落玉盘似的清晰吐字,才能够将观众引入剧中所规定的情景。所以要求一个好的演员,他们即善于表达剧情,而又要掌握音韵“味道”的奥妙,不但唱词字字送入观众耳底,而且有美妙的腔调也诱其心慕神怡,让听众感到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。达此旷日持久的途径,就需要在轻、重、缓、急、抑、扬、顿、挫八字上下功夫。

轻:能储存余力,准备音韵在上挑时发挥作用。

重:为在必要时突出下收时的力度。

缓:可表现温柔优美的抒情与多愁善感的内心姿态。

急:表达直爽畅快的性格和高傲、烦燥情绪。

抑:适于思维隐泣,表诉内心世界。

扬:用于直谏时的心慷慨激昂和表达倾吐时的热情奔放。

顿:长于快板时吞吐清脆。

挫:可于悲壮气氛中用以动人心弦。

仅有“八字法”和唱词取得统一还不够,还须借助形体动作及溶汇面部表情的配合。这里将一首不成熟的藏头诀写在下边供参考。

喜上眉梢眼神显,怒目眉横鼻翅扇,

哀眼下垂声音噎,乐时纵面口近圆,

悲泣跳肩鼻音重,恐慌声抑直望前,

惊先吸气神骤痴,七情来时现面端。

最后提及真实的感情来源于熟读剧本和充分阅读有关书刊(专指古典戏),把握历史背景及情节,弄清剧本的最高任务,找准所扮演角色的人物性格和对全剧所起的作用,把握好本角色的行动线,恰当地设计与同台交流的高度。要求唱词符合剧情的发展,腔调相彰展放光彩,表演动作要目的明确,使每个环节都要能叩动观众的心弦,从而达到以情动人的效果。

注:1.《京剧十忌》是吃字、倒字、飘、口紧、冒调、塌调、坠、丢板、横气、水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