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剧中字的声和韵

发布:2017-04-20 09:50:47

什么叫京剧音韵,杨振淇先生在其《京剧音韵知识》一书中是这样表述的:京剧音韵是在《中原音韵》(或“中州韵”)基础上逐渐演变而来的以普通话为主体,又保留了某些古音,吸收了鄂、皖、苏等方音,经过一些著名艺术家逐步琢磨、实践、创造的,具有独特风格的综合的语音系统。京剧音韵指的是京剧独特的语音系统。有的书称京剧音韵为京剧字韵,大体都是指京剧语音系统的意思。我们说,京剧的字韵既不完全按照那一本韵书,也不完全以某种语言为准。它脱胎于徽调,采用与昆曲相同的中州韵,又采用北方音的十三辙,再加上湖广音和一些传统的习惯,形成了特有的语音体系。京剧形成初期的老艺人来自各地,虽夹杂着各自的方音,但读字均必须按中州韵。中州韵强调抑扬顿挫,节奏感强烈,尖团字分明,保留了古汉语的读音,形成了上口字。这就允许某些方音融于京剧之中。各种地方戏虽以方言为基础,但也受中州韵的规范。例如昆曲是以苏州话读中州韵,京剧则以湖广音读中州韵。湖北老艺人余三胜、谭鑫培等把方音带入京剧中,因而形成了京剧中的湖广音。中州韵的尖团字与湖广音的四声调值,构成了京剧音韵(上韵)体系的主要框架。

学习京剧音韵知识,必须学一点汉语知识,尤其是汉语拼音知识,它会使复杂的音韵问题简单化,帮助我们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。可以这样讲,汉语拼音知识是打开京剧音韵知识“匣子”的“钥匙”。有的朋友感觉京剧音韵复杂、难懂,问题的根子可能在于没有掌握汉语拼音知识。

一、音节、音素、元音、辅音

汉语语音结构的最小单位是音节,一个音节可由一个或几个音素构成。一个汉字的读音就是一个音节(汉字是单音节)。但一个音节可能是数个乃至数十个甚至数百个汉字(同音字)的读音。《新华词典》归纳了415个汉字音节,也就是讲,从普通话角度讲,中国数以数十万计的汉字只有415个读音。音素是对音节的再分析,例如“步”(bu)这个音节可以分为b和u两个音素;“王”(wang)可以分为w、a、n、g这四个音素;“啊”(a)这个音节,只有一个音素组成。音素又可以分为元音和辅音两类。元音的特点是,发音时气流通过口腔不受任何阻碍,声带颤动,声音响大,决定元音音色的是舌位的高低、前后,嘴唇的圆与不圆;辅音的特点是,发音时气流在口腔受到一定阻力,声带不一定颤动,声音响度较小,决定辅音音色的是发音部位和发音方法。在现代汉语里,元音是构成韵母的主要因素,元音有a、o、e、i、u、u、ü、er、ê、-i 等九个;辅音构成声母,辅音有b、p、m、f、d、t、n、l、g、k、h、j、q、x、zh、ch、sh、r、z、c、s等21个,京剧中还有方言声母η、ň、v。

汉语音节又可以分为声、韵、调三个组成部分,即分成声母、韵母和声调三个部分,而韵母又可分韵头、韵腹、韵尾三个部分。比如“江”(jiang),声母为j,韵母为iang,韵母iang的韵头是i,韵腹是a,韵尾是ng,声调是阴平。有的音节声母、韵母包括韵头、韵腹、韵尾及声调俱全;有的则可能缺少某些成分,比如“昂(ang)”字缺声母,“爸(ba)”字缺韵头和韵尾,“刚(gang)”字缺韵头,“家(jia)”字缺韵尾,但任何字不可没有韵腹。

京剧中常称的“五音”是关于声母的问题;而“四呼”和“十三辙”、“归韵”是关于韵母的问题;“四声”和“平仄”是关于声调的问题。下面予以一一阐述。

二、五音

京剧唱念强调吐字要分清“五音”,“五音”是音韵学术用语,是研究声母的学问。传统的音韵学按照声母的发音部位,把声母分为唇音、舌音、喉音、牙音和齿音五类,称之为五音。虽然从今天的角度看,这种分类方法不尽科学,但对京剧爱好者在唱念中如何掌握声母发音的部位和“分寸”,使之吐字准确,做到“口劲”饱满,是有很大好处的。程砚秋先生曾说过:“‘五音’是喉、牙、齿、舌、唇,它们代表出字的几个部位……,‘五音’弄清楚了,就知道字该从哪发音了”。“喉在深处,舌在中间,牙在后边,齿在前边,唇在外边”。要把五音部位搞清楚。声母发音不清、不准,就是所谓的“五音不全”,如果不是生理缺陷所致,一定要把不良的发音矫正过来。

五音的提出,最早见于梁代顾野王《玉篇》中的《五音声论》。唐末《守瘟韵学残卷》按五音分类,编排了30个字母。到了宋代,又有人在30个字母的基础上增补成36个字母,并在唇、舌、齿、牙、喉五音之外,又增加了半舌音、半齿音两类,合称“七音”。这些都代表着古代音韵学者的重大历史贡献。五音之说迄今仍常为京剧和曲艺界沿用,足见其深远的历史影响。

但是,随着社会的发展,语言和语音也是不断演变的,现代汉语把声母定为21个,并按发音部位,归纳成七类:双唇音、齿唇音、舌尖前音、舌尖中音、舌尖后音、舌面音、舌根音。把这种分类和古代的五音或七音对比起来,我们可以从中得到如下几点认识:

1、现代汉语对声母的分类,是对古音韵学的继承和发展,它和五音的内容,有继承的一面,也有扬弃和增补的一面。

2、旧说五音的内容,有些提法并不科学,如:什么是“牙音”?什么是“齿音”?什么是“喉音”?它们之间如何区分?等等,尤其是“牙”和“齿”的概念是不好分得清楚的。如果仍用旧说指导现在的演唱,则不只是费解,而且也是一种概念上的混乱。而现代汉语关于声母的分类,就比较确切和更加适用了。当然,传统的概念总会受到历史和文化发展的局限,这是我们不能苛求于古人的。

3、是否就应以现代汉语关于声母的分类来代替五音的提法呢?这既涉及学术方面的认识问题,也有一个传统习惯的问题。旧有“明四呼,辨五音,正四声”之说,又讲:“凡读字五音为经,四呼为纬,经纬分明,字乃清真。”、“流派和行当虽有不同,但别四呼,审五音,正四声,出字、归韵、收声、讲究气息,这些都是共同”,可见,五音已经成为沿用日久、约定俗成的提法了,这是不宜以行政措施强行更改的。

4、现代汉语中对声母的分类,虽有七项,但归纳起来,则是由双唇音、齿唇音、舌尖音、舌面音、舌根音所构成的“五音”,只是舌尖音又分为舌尖前、舌尖中、舌尖后三个细目而已。现代汉语的“五音”与传统的五音,不是一种巧合。把两者对比来研究,可以探索到其中的兴废更迭和调整变化,正如过去以“平、上、去、入”为四声,现代以“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”为四声一样,具有其本身的规律性。据此,五音之名可以不变,而其内容则应予以新的界定。

下面我们按“传统”习惯分析五音问题。

现代汉语把声母定为21个,而京剧韵白里的声母则要在这基础上增加3个方言声母η、ň、v,构成京剧音韵的声母则有24个:

1、唇音(5个)。b、p、m、f、v。b、p、m属重唇音,又叫双唇音;f属轻唇音,又叫单唇音或唇齿音;v是方言声母,也属唇音。

2、舌音(9个)。d、t、n、l、ň、zh、ch、sh、r。d、t、n、ň属舌尖音;l属舌尖中音;zh、ch、sh、r属舌尖后音,也叫翘舌音。

3、喉音(4个)。g、k、h、η。g、k为浅喉音,气息至软腭处始发声;h属深喉音,气息自咽喉带声而出;η是方言声母,归入喉音(可能只能算鼻音,不属五音之列)。

4、牙音(3个)。j、q、x,属舌面前音,又叫软性舌面音。

5、齿音(3个)。“齿”指门齿和犬齿的齿尖部,z、c、s属间音,又叫舌齿音、舌尖音等。

传统音韵学用“喉、舌、齿、牙、唇”为声母发音部位命名,从今天的角度看,不尽科学。但前人已作为约定俗成的声母分类规矩,且已成为一种在京剧界逐代流传的“术语”,因而还是有继承的必要。

三、四呼

四呼是研究韵母的学问,传统音韵学把不同字音的口形分成若干类型。清代潘来著《音类》,对汉字朗读时肯定了四种口型,即:开口呼、齐齿呼、合口呼与撮口呼,简称“四呼”。他说:“凡音皆自内而外,初发于喉,平舌舒唇,谓之开口;举舌对齿,声在舌腭之间,谓之齐齿;敛唇而蓄之,声满颐辅之间,谓之合口;蹙唇而成声,谓之撮口。” 四呼是指韵母开始音的双唇状态说的,四呼是以韵头的有无和韵头发音的唇形为标准。把韵母分成四类,名为开口、齐齿、合口、撮口四呼。韵头指介母i、u、ü三个。

1、开口呼。开口呼发音时气流几乎无阻力,韵母无韵头。如ge(哥)、nan(南)、kai(开)、zhao(照)、zhang(张)等字都是开口呼字;

2、齐齿呼。发音时气流以牙齿为阻力,韵头为i或韵母为i的称齐齿呼。如zi(子)、jiang(江)、liang(梁)、miao(苗)、xiao(晓)、jie(结)等;

3、合口呼。发音时双唇微合,韵头为u或韵母为u的称合口呼。例如bu(布)、yuan(员)、gua(瓜)、zhua(抓)、zhuang(庄)等;

4、撮口呼。发音时双唇撮起,韵母为ü或韵母的韵头为ü的称撮口呼。例如nü(女)、jue(脚)、jun(军)、lü(绿)等称撮口呼字(中间两个字韵母中的ü已按拼音规则改成u)。

旧时京剧界有“明四呼,辨五音,正四声”之说,又云:“凡读字五音为经,四呼为纬,经纬分明,音乃清真”。京剧唱、念虽有行当和流派的不同,但别四呼,审五音,正四声,出字、归韵、收声讲究气息,却是共同的。

京剧唱、念要求分清四呼的目的至少有两点:一是达到吐字清;二是达到口形正。四呼是以吐字时的唇形来对韵母分类的。唇形的准确与否对正确的归韵极有关系。有些上口字与北京音的区别就在于四呼上的不同。例如“妃”字,上口音读fi,是齐齿呼,而北京音读fei,属开口呼;又如“哥”,上口音读guo,是合口呼,而北京音读ge,属开口呼。另外,用四呼为术语,进行咬字方面的切磋交流要方便得多。例如一些字读音的区别在哪里?用四呼的不同来表述非常清楚和方便:“王”和“黄”、“张”和“庄”读音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开口呼,后者是合口呼,“办”和“卞”、“猫”和“苗”读音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开口呼,后者是齐齿呼,如此等等。

四呼的不准或行腔中的任意变口形,往往会形成“截字”。《顾误录.度曲十病》一书中指出:“一字出口,无论几许工尺,必得唱完,口不改样,至尾方收本字之韵,方是此音节。若中间略一张合,已将字截为两处,单字唱成叠字矣。或工尺未完,收口太早,下余工尺,仅有余腔,并无字面,此病易忽略,亟需审究”。吐字不清关键在声母不清,而读字不准问题多出自韵母及四呼,当然还有声调问题。例如,“江”字不注意,就会读成“几”和“昂”两个字。

四、十三辙

戏曲唱词讲究“合辙”,犹如吟诗赋词讲究“押韵”一样。诗韵称“韵目”,而戏辙称“辙口”。这里的“韵”就是“辙”。把汉字的韵分成十三个部分,就称之为“十三辙”。十三辙的分类法究竟何人所创?至今还搞不明白,有人说是接受了元代周德清的《中原原韵》和后来《韵略易通》(明,兰茂著)以及《徐州十三韵》、《滕界十三韵》等书的影响才形成的。到清代中叶,十三辙逐渐成为民间戏剧音韵的习惯分类术语,并习惯上把唱词中的“韵”叫做“辙”,所谓“合辙”就是“押韵”。十三辙的分类法从今天的角度看,和五音声母分类法一样,也有它的不尽科学、不尽合理的问题,由于它在戏曲界的长期约定俗成,还是保留了这种提法和这种分类方法。

现代汉语有18个基本韵母,其中6个元音韵母:a、o、e、i、u、ü;4个复韵母:ai、ei、ao、ou;5个鼻韵母:an、en、ang、eng、ong;3个其它韵母:er、ê、-i。以上韵母与介母i、u、ü相拼又产生21个组合韵母:ia、ie、iao、iou(iu)、ian、ien(in)、iang、ieng(ing)、iong、ua、uo、uai、uei(ui)、uan、uen、uang、ueng、uong、üe、üan、üen(ün);另外还有两个方言韵母:io、iai。这样京剧字音韵母应有41个韵母。但京剧独有的上口字把“庚青”部字大部分转入十三辙之“人臣辙”,即eng、ing、ueng转并入en、in、un而形成韵白体系。

把以上41个韵母分成十三个部分,就成为十三辙,每辙用两个属于本辙的常用字作辙名,它们分别为:摇条、梭波、江阳、姑苏、怀来、人臣、由求、灰堆、衣齐、发花、言前、中东、捏斜。十三辙的归类虽然有些不大贴切,但长期以来约定俗成形成的归类方法,成了京剧界内部的“大法”和交流方法,予以保留还是有好处的。

对十三辙不能混淆,最容易混淆的是人臣与中东、怀来与灰堆、言前与捏斜等辙。要熟记辙名,以便作为术语交流。这十三辙可以以“劳模江福才,兴修水利,大办农业”一句话十三个字连起来分别记忆摇条、梭波、江阳、姑苏、怀来、人臣、由求、灰堆、衣齐、发花、言前、中东、捏斜这十三个辙。

前面提到十三辙的归类有不大贴切的问题,这儿举例说明。比如同为梭波辙的o和e两韵,是不尽押韵的;衣齐辙有i、-i、er、ü四韵同为一辙,确实牵强附会;又如eng和ong同归中东辙,也是不合适的。有的专家干脆把十八个基本韵均单列,用十八种人或动物为辙名:一狮(-i)、二鲨(a)、三驼(o)、四蛇(e)、五蝶(ie)、六豺(ai)、七龟(ei)、八猫(ao)、九猴(ou)、十蝉(an)、十一人(en)、十二狼(ang)、十三僧(eng)、十四龙(ong)、十五儿(er)、十六鸡(i)、十七乌(u)、十八鱼(ü)。但我认为这样单列固然比较贴切,然而不如在原有基础上,把其中不贴切的韵另起辙名,变成十八辙。即把e分离出梭波辙,另列“勒色辙”;-i、er、ü分离衣齐辙,分别另起“知师辙”、“儿耳辙”和“渔具辙”辙名;把eng分离出中东辙,另列“崩腾辙”。不过,这是本人的“一厢情愿”,相信不会取得多少人的赞同。

十三辙或十八辙押韵作用在京剧唱词中的体现,最明显的是在各句中的末字,京剧唱词每句末字一般都要用同一个辙韵。不仅如此,还要做到上句(单数句)末字为仄声(上声、去声),下句(双数句)末字为平声(阴平、阳平)。对下句要求更为严格,不仅不能“跑辙”,而且一般要是平声。

编写唱词要合辙(押韵),可用做韵脚的字越多,编词就越方便,反之就比较困难。所涵字数多的辙韵叫“宽韵”,所涵字数少的辙韵叫“窄韵”,字数极少的辙韵又叫“险韵”。在十三个辙韵中,言前、中东、人臣、江阳四辙是“宽韵”;梭波、发花二辙次之,也可算“宽韵”;其余灰堆、摇条、由求、衣齐、怀来、姑苏六辙是“窄韵”;捏斜辙只有几个字,是“险韵”。我们平常接触的唱词,合前四辙的居多,合其余各辙的相对地少,尤其是合姑苏、衣齐、捏斜三辙的字更少。

京剧唱词中有不合辙现象叫“翘辙”,演唱者归错韵叫“跑辙”、“乱辙”。要防止演唱过程中的咬字失误,要下功夫学习掌握汉语拼音知识。许多前辈艺人的口授心传,由于传授者与接受者双方之间的种种原因,往往造成误传、误受。通过汉语拼音知识的分析、解释,京剧的字音问题就会变得非常简单、明了,而且容易做到掌握上的系统化、规范化。